夜读九江 | (论语)一纸轻鸢所承载的厚重

2021-04-10 22:00:00   长江周刊
浏览量 16648

一纸轻鸢所承载的厚重

■ 邱益莲

纸鸢,俗名风筝。轻轻身骨,可以迎风飘扬,但却承载着厚重的情感与文化。它是儿童的快乐伴侣,又是政客平步青云的隐喻,更是谋臣武士攻城略地的战争工具……一纸轻鸢所承载的,实在太多太重。

在今天多数人的眼里,风筝是儿童的游戏玩具。高鼎就写过“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放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诗。可见,纸鸢在古时就是儿童娱乐生活的伴侣。

试想草长莺飞的二月,杨柳青青,桃花朵朵,东风习习,一群儿童在绿茵茵的草地上高呼小叫,追着纸鸢飞奔的情景,那是多么盎然的景象。一生渴望建功立业的陆游,见到儿童在春天放纸鸢的快乐情景,也被感染得停下匆匆的脚步,闲下来欣赏起儿童玩纸鸢的游戏:“雨余溪水掠堤平,闲看村童谢晚晴。竹马踉蹡冲淖去,纸鸢跋扈挟风鸣。”看到孩子们的欢乐,一生壮志未酬的放翁顿悟:“识字粗堪供赋役,不须辛苦慕公卿。”在乡间带着一群孩子,闲时放放纸鸢,与春风一起放飞,远离名利场上的是是非非,人生该是多么惬意,又何必仰人鼻息,辛苦追逐王侯公卿呢?

虽然放风筝很快乐,但不是每个儿童都有这份幸运。家道中落,父亲早故的周家小兄弟周建人,几岁时看到别的孩子放风筝,他就只能眼巴巴艳羡着。当他偷偷躲到院子后的柴房试着动手做一只属于自己童年的快乐风筝时,偏偏如父的长兄认为这是玩物丧志的事,硬是将快要完工的风筝活生生撕烂踩扁,将一个孩子的童年梦想踩碎在脚底。一边是惶恐惊呆的小兄弟,一边是暴怒如狮的大哥哥,和着地上支离破碎的风筝尸骸……这惨不忍睹的画面不止令人惊悚,更让人觉得残酷。人到中年的鲁迅,为人父后每每回想起曾经的这一幕,都会内疚不已。尽管先生竭力想补救,想得到宽恕,可是,再多的风筝,也永远无法将小兄弟带回童年。因为在他意识到自己的过错时,小兄弟同样是中年之人了。《风筝》所承载的,何止是愧疚,更是无数贫寒孩童的辛酸和绝望。

其实,风筝一开始并非是作为儿童娱乐的工具,只是从隋唐开始,由于造纸业的发达,民间开始用纸来裱糊风筝,成本大大降低,放风筝逐渐成为人们户外的游戏活动。到宋代,这种游戏活动就很普遍了,宋人周密在《武林旧事》就有“清明时节,人们到郊外放风鸢,日暮方归”的记载。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宋苏汉臣的《百子图》里都有放风筝的生动景象。

风筝在走向民间之前,它起源何时?又充当什么角色?承载着怎样的使命呢?据说风筝诞生在几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它的祖师爷是墨子。古书有“墨子为木鹞,三年而成,飞一日而败”的记载,说明最初风筝的用料是木材。作为以杠杆天下为己任的墨翟,他当初造风筝,恐怕绝不是为了游戏。三年造一只风筝,飞一天就失败了,这成本够高的。远古的墨子是不是在实践着他的飞行梦?

墨子的学生鲁班,他是木匠的祖师爷,亦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军事攻城家。据说他根据老师墨子的理想和设计,采用竹子做风筝,做成喜鹊的样子,即人们所说的“木鹊”,能在空中飞三天之久。由此可以推知,当初墨子、鲁班师徒接力制造风筝,其目的是为了制造飞行器。他们应该是古人飞天梦的实践者。

那么,墨、鲁制造能飞的风筝的用意何在呢?《书》说:“公输班制木鸢以窥宋城。” 《渚公旧事》亦记载鲁班“尝为木鸢,乘之以窥宋城。”宋国的城墙是那么高而坚实,如果鲁班带着他的战士能够乘着风筝飞越城墙,不就可以从天而降攻城略地吗?由此可知,最初的风筝是用于军事战争的。这或许就是远古人们的空军梦吧。稍后的历史,就证明了风筝承载军事使命的事实。

公元前190年,楚汉相争,汉将韩信攻打未央宫,据说就是利用风筝来测量未央宫下面地道的距离的。在垓下之战,项羽的军队听到四面楚歌,以为真的被汉军包围,因恐慌而士气涣散,终于彻底失败。四面楚歌的真实情况是,韩信派人用牛皮作风筝,上敷竹笛,迎风作响,汉军在远处配合笛声,唱起楚歌,把项羽军吓坏了。一纸轻鸢,在残酷的战争中,竟然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看来,今天陪伴儿童的如此美好的风筝,它的前世却是充满着血腥的工具。

在很长一段时期,风筝一直飞行在军事领域,甚至被作为通信工具。据说梁武帝时 ,遭侯景围台城。简文尝作纸鸢,放飞向外告急,不幸被敌方射落,台城沦陷,梁武帝饿死。

自从走进风情浪漫的唐宋后,风筝就成了一种大众娱乐的工具。如果说元代马臻的“豪家游赏占头船,趁得风轻放纸鸢”(《西湖春日壮游即事》)是写富豪家放纸鸢之乐的话,明朝徐谓的“江北江南纸鹞齐,线长线短回高低”(《风鸢图诗》)就是大众娱乐的再现了。

一纸轻鸢,高飞云端,已成了百姓生活中再熟悉不过的形象。但在娱乐的同时,很多人也就借风筝靠风高飞的特点,来隐喻凭借某种背景而平步青云仕途得意的人。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侯蒙的《临江仙·未遇行藏谁肯信》了。“未遇行藏谁肯信,如今方表名踪。无端良匠画形容。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才得吹嘘身渐稳,只疑远赴蟾宫。雨馀时候夕阳红。几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好一个“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把社会上那些往上爬的势利小人的形象刻画得活灵活现。

风筝,能借风而飞,其身骨之轻,可谓轻如鸿毛。可是,它从喧嚣杀戮的先秦走来,走过风起云涌的隋唐,走过浪漫温情的大宋,走过铁蹄铮铮的大元……两千多年的飞行,小小的身躯,却又承载着难以想象的文化、历史之任。它承载着军国大任,承载着万民欢腾,亦承载着小丑们的得意猖狂,真可谓厚重无比。

一纸轻鸢,在历史的天空里,承载的厚重,又岂是尺寸之间可道得尽的呢!

周刊邮箱:jjrbcjzk@163.com

主编热线:13507060696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吴雪倩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