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九江丨(散文苑)父亲坟前的呢喃

2021-04-07 20:30:00   长江周刊
浏览量 17180

站到祖先坟前,

你会心如止水,超然物外!

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将向何处!

才会思考什么是清明:

清明时节,生机勃勃,气清景明;

清明清明,清爽做人,清白做事;

清洁、清廉、清净,清白;

明事、明礼、明法,明白。

你才会明白何谓祭祖:

祭祖,彰显的是一种血脉的传承和责任。

你才会理解:清明祭祖是责任、是感恩,是哀思、是心静,是传承、是教育。

当你用世界上最低最低的声音呼唤着祖先时,你会思接千载、神游万仞,在广袤无垠的大宇宙与祖先来一场穿越时空的精神交流!

————题记


当家人们提着福礼(祭品)篮,走出墓地时,我捡来一支树枝,一边拨弄着快要燃尽纸钱,一边看着墓碑上父亲的名字,突然觉得有许多话要对父亲说……

我眼睛盯着父亲的名字,

用世界上最轻最轻的声音,

轻轻地呼唤着:

父亲,父亲,您在那边还好吗?

已经去世十几年了,我还是第一次清明来拜您,还是第一次送“钱”给您用,您不会在那边又是最穷的吧?真是对不起,我们确实责任在身,身不由己啊,但我的心,我的灵魂每年清明都回来了。以后每年我都会来,从今往后,您就是最“富裕”的富翁啦。

您在那边的“房子”应该是最好的吧。

您还记得吗,为了您和母亲的棺材料,我专门去了大港山区买杉树,说是山里的杉树不易腐烂。装木料的货车下山时,撞到土坡,站在车厢里的我摔下了车,当时是公公陪我去的,把公公和司机吓得半死,我却毫发无损。您现在住的“房子”就是那次买回来的树做的,多少年都不会腐烂的。

您在世时,我们家的房子到处漏雨,有一面土墙坍塌了一半,上面挂着草毡挡风遮雨,但一到刮风下雨,就嗦嗦作响,让人提心吊胆。

但是,无论是我依恋父母的儿童时期,还是在希望和爱情中彷徨的青年时期,或者是在同过去和未来进行搏斗的中年时期,我都是被父母的爱包围着,所以我一直很幸福,很安全!就是现在,我已成为一个对子嗣负责任的长者,仍然是二老的爱伴随我的左右……

现在我们都很好,早几年三姐和我爱人都得了一场大病,都奇迹般地好了,一定是您在护佑着他们吧!我们工厂因为原材料供应搬回到老家附近,侄儿们和外甥们也都从广州跟着我们回来,他们都很听话,能吃苦,能吃亏,爱动脑,爱动手,都是很努力的人。大家都有自己的房子,是您不曾住过的那种不会漏风雨、干净舒适、有电梯的房子……

我轻轻地说着,不停地说着……

眼睛盯着墓碑上父亲的名字

我突然发现父亲名字中“凑”字下面一撇一捺慢慢地向上弯曲,就像人的嘴角上扬,我看到了父亲笑了……

走出墓地我突然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我豁然了、坦然了、淡然了、悠然了……

以后每一年清明时节,我都会以同样方式,用世界上最低最低的声音呼唤父亲,轻轻地告知您的子子孙孙的喜事、愁事,还有国家大事……

2016年在父亲的坟墓不远处,多了一座新墓,那是我母亲的墓,母亲与父亲又到了一起了。

我拜完父亲,再拜母亲,拜完了母亲,我又回到了父亲的墓前。

轻轻地呼唤着:

父亲,父亲,您与母亲在一起吗?

母亲临终前有几个月无知觉,无声音。但去世的前一天半夜她突然大声地呼唤着您的名字,叫您来接她走。当天就开始发烧,第二天晚上就去世了,是您把母亲接去的吗?

我知道您不喜欢母亲的“无心无肺”,也不喜欢她“不修边幅”,您要清楚在那种环境,像她那种处境,如果她很敏感,如果她很精怪,如果她那么小心眼,她还能活吗?另外,她也喜欢梳妆打扮的话,但她有那个条件吗?

或者你们之间不是爱人,但是一定是亲人:从我开始记事,就看见母亲总是把好吃好喝的留给您,自己吃剩饭剩菜;干活时,她总是把轻活给您,脏活累活留给自己。

或者是当局者迷,您没有发现吧:母亲不但真诚善良,也很智慧;甚至可用伟大来形容她,她有着农村人无法理解的真、善、美。

在那种温饱不保的年代,她为了给我们增加营养,她无所畏惧,就差割自己的肉给我们吃。

我也经常看到二老吵架,听到您对母亲的不满,多数是因为她做事不顾自己安危,或是吃那些馊了的饭菜……

与那些表面一团和气,内心争高争低,为了利益尔虞我诈,虚情假意的“恩爱夫妻”相比,您和母亲虽然经常吵架,却关心对方,虽穷,却活得更自在,内心更坦然。

所以,身体孱弱的您能活到八十多,劳苦了一辈子的母亲能活到九十多,请保持二老的善良和坦诚,继续真诚地相互照顾,相互扶持。

有母亲的陪伴,我仍然坚持清明时节父亲墓前的呢喃。我知道母亲会告诉您近二十年的人世间变化,但母亲说得全面吗?

从开门就是山,低头就是坎。到而今,道路平坦了、宽阔了,四通八达,水陆空交通工具样样齐全。

从温饱不保,到粗茶淡饭,到讲究色、香、味,到吃出健康。

从我们落后挨打,到“神五”宇宙飞船的成功,再到“神州七号”载人航天飞船返回成功。

从一分一角一元数着钱买东西,到一部手机买遍所有,玩遍世界。

从没钱看病,到人人享有基本医保

……

几十年来变化太大、太多,我都无法说清。

但我仍然会坚持每年清明轻声地告诉父亲。

今年的清明渐行渐近了,我的心里堆满感慨想要向父亲倾诉:我发现许多善良人被伤害,而反观哪些恶人却活得潇洒自在。我不知道这个世界还需不需要善良?我该不该守护住父母遗传给我们的那份的品质——真诚与善良?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述说……

前两天我突然记起来两个埋藏在我心中几十年的秘密。

我调到广州工作的前夕,有一次父亲严肃地对我说,解放初期,您在村小学当代课老师,有一天一个人突然冲进学校,丢下一捆东西,就跑了。您不知怎么回事,就在那儿等着那个人来拿……后来“乡公所”来了一群人,把东西拿走了,把您也抓进了“乡公所”,说是私藏枪支。您当然不承认,并反复陈述当时的情景,说自己不知道是枪支。

过了几天,您就被放了。但您担心此事会影响子孙后代的前程,想我去搞清楚。

我觉得父亲担心是多余的,首先您确确实实没有私藏枪支,也没有糊里糊涂的承认,既然放了您,也就是破案了。而且事情发生时,我们都没有出生,怎么会影响我们呢?

后来父亲又多次说起此事,我知道这件事给您留下很深的阴影,很难放得下。于是我想了个办法,我在电脑上打印了一份“平反证书”,爱人寄给他那在粮油所工作叔叔,请他盖上了粮油所的公章(粮油所几字用纸挡住了),又请了两个长得像“干部”的妹夫,一个扮县长,一个扮乡长,非常隆重地把“平反证书”送到了您的手上,您很激动,让三姐买来鞭炮,堂哥也买了鞭炮,鞭炮齐鸣,乡亲们都来看热闹,父亲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还有一次,您从白水塘买谷糠回来,发现您用手帕包着的一百九十块钱不见了,您在家里翻箱倒柜找,没有找到;您又跑到白水塘找,在路上找,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找,都没有找到。于是您躺在床上,不吃不喝,您觉得没有生存能力了,只会拖累女儿,也就没有生存的意义。母亲和姐姐只有不停地寻找、不断地失望……

第三天晚上,堂哥送来一百九十块钱,说是堂嫂下午从白水塘回来,在路上捡到的,真巧,刚刚听说凑爹(堂哥称父亲为凑爹)丢了这么多的钱,就送过来了,手帕一下不知丢哪里了……

我不知道一百九十块钱相当于现在的多少钱,但我知道那是您身上所有的钱,找不到的话您真的是不想活了。您或许没有细想那么多,三天后堂嫂还能捡到您的钱吗?那条路一天都不知有多少人走过,那是堂哥为救您的命而撒的谎,他是用自己的钱来补了这个缺!

我决定了,今年的清明,我会把这两个秘密告诉父亲,让父亲知道:您和母亲善良真诚了一辈子并不亏,有人用善良也让您快乐了许多年,也有人用善良的心救了您的生命!

我还会告诉父亲,那个年代,缺衣少食,什么都缺,您还缺心眼,唯一不缺“德”;而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缺,更不缺心眼,虽然有些人缺“德”,但是您的子孙后代,都不缺“德”。即使在受了伤害时,仍然保持着那份真诚和善良。这是您传承给我们的,我们会守住并继续传承……

另外,我还要告诉您,现在葬丧改革了,农村人过世后也火化,用骨灰盒,统一葬在公墓,是为了不浪费土地资源。我相信父亲如能活到现在,您是能理解并接受的。

我的公公也去了那边,明理的公公接受了火化,葬在公墓。从今年清明开始,我也会站在他的墓前,告知他的子子孙孙的喜事、愁事,还有这世界的变化……分享丰饶富庶的生活,繁花似锦的美景。

无论清明这天是阳光灿烂的晴天,浅吟悄唱的毛毛细雨,还是如泣如诉的中雨,或者是电闪雷鸣的风暴大雨,我都会如约而至,让您二老听到轻声的呢喃,不断带来人间的好消息。

冯满凤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柳飘蕙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