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丨一张黑白照片

2021-04-06 10:20:57   浔阳晚报
浏览量 9369

  我家老屋墙上有个自制的木相框,框右上角显眼处,有张不大的黑白照片,是我和妻结婚三十三年的见证。

  妻能委身于我,这得感谢外公,外公知道堂凤姑婆有个年龄与我相当的侄女未处对象,便想请堂凤姑婆出面做媒。可堂凤姑婆不是吃媒婆饭的人,而且对媒婆没有好印象,所以很难请。外公约了几次,堂凤姑婆都不肯动身,最后还是外婆煮了4个荷包蛋,才把堂凤姑婆生拉硬拽过来。

  堂凤姑婆没做过媒,却很是敬业。她吃荷包蛋的时候,就让我站在一旁,问了我一些杂七杂八的问题。她嘴里塞满了蛋,两腮鼓鼓的,眼睛则在我身上审视,好像是她到我家来相亲似的。没过几天,堂凤姑婆就送了张照片来,说她侄女聪明伶俐,将来是个会过日子会享福的女人。

  那是一张约3寸大的黑白照片,照片干净清晰,看得出摄影师的照相和暗房技术高超。堂凤姑婆的侄女叫小毛,不知为何取了个男孩子的小名。她穿一件不太合身的白的确良蓝花褂,梳一个长辫甩在胸前,侧身站在一座老石拱桥上,好像正回头微微地对着我笑。身后一棵古柏,高过屋脊数尺,两人才能合抱,裸肌露骨,叶老虬枝,像位长须飘逸的老寿星,不知有几百年树龄了;桥下卵石点缀,青草疏影横陈,一簇簇,叶叶团团;说是河,其实应当叫溪,水流不急;我突然想起,这溪就像某部电影明星手中的旱烟筒飘出的一缕淡泊心境,切入了山里人悠悠哉哉的慢生活;我似乎听到溪水在汩汩流淌,声音清雅悠远。溪岸边,一头黄牛正悠闲地吃着草,没有人惊动它,也没有看到放牛郎;岸边一株打眼的石兰,在静默中享受着养尊处优,成了四君子中的一员。真是静坐不知山外事,闲观难悟水中天!我猜那里一定有牛的哞叫声,听说牛哞一声,草就要长一寸,春天就要绿十里。如果连叫几声,人间就要生发好多好多愿景,小小村落便可成为世外桃源。听说那河里有捉不尽的“石拐”和“石膏鱼”,周围的人都慕名到那河里捉过古林精怪的“石拐”、摸过活蹦乱跳的“石膏鱼”。藏在古柏后面远处的,是迤逦的幕阜山,像一匹绿绸锦缎被风吹褶了,大气磅礴地飘逸在天边,抻过了屋脊,如女人披着围裙,有一种青春的活力在跳跃。

  不知是照片中的风景太醉人,还是照片中的她太清秀,总之,我当时就是被这张黑白照片征服的。

  结婚33年,头发变白了,心依旧。

(付鹤鸣)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魏菲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