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 | 老竹林趣事

2021-03-30 10:22:15   掌中九江
浏览量 9537

老家的屋后环抱着一片竹林,这是我懂事的时候就有的。

早先这片竹林可不小,大概有20多亩吧,只觉得屋场后面从东到西都是竹子,旺盛得很。小时候它是鸟的王国,更是我的乐园。

每到冬天的黄昏,一群群归巢的鸟雀就在竹林上飞来飞去起起落落,它们飞起时“唆唆唆”地从屋顶天空里掠过,落下时竹林里一阵一阵的叽叽喳喳,竹枝晃动。看不见鸟,但我知道每个晃动的竹枝上都站满鸟,虽然我不知道这些鸟的名字。

竹林边上和中间的几处地方,还长着十几棵大樟树,这些树可有些年纪了,苍老的皮沟壑纵横。但是雀鸟不喜欢樟树,它们把樟树赏给了那些比它们个儿大的鸦雀和斑鸠。

鸦雀一旦喜欢哪棵树,就不满足只站在上面,而是要从各处衔来树枝搭成一个圆巢(我们叫窠),这就有一个家了。鸦雀每次出门或归巢都要“呀——”的一声,非常响亮。然后还会“呀、呀、呀”不停。这对童年的我们来说很有趣,因此我们常站在树下仰望,直到脖子酸。

同时,我们还会看到更多飞起来从不言语、尾巴展开就有白色斑纹的斑鸠。它也喜欢住在枝叶茂密的樟树上,但是即使是冬天我们也没有看到斑鸠筑过巢。这好像就是“鸠占鹊巢”的证据,但似乎也不对,我没见过斑鸠占据鸦雀的巢,斑鸠应该不稀罕它。

斑鸠无论飞来还是飞去都是静悄悄的,只传来一阵噗噗的翅膀撞击树叶的响声,然后就钻进树枝里不见了,或已从树顶上远走高飞。

斑鸠很机灵也很冷静,不像鸦雀那样急躁。我们在树底下玩耍,它若在树上,不会像鸟雀鸦雀那般不惊自飞,而是默默注视着,当确定有了危险才一飞了之。

竹林和樟树上的鸟不仅使我们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还诱发了我们不少的恶作剧。我们几个小伙伴,在黄昏鸟儿归巢时,几个在竹林西头,几个在竹林东头,等到鸟儿风尘仆仆地落下来了,我们就突然摇动或敲打竹子,把刚刚落下的鸟儿惊起,鸟儿只好一群群噗啦啦地飞到另一头,这时另一头伙伴又用同样的办法惊起刚落下的鸟群,于是鸟群又一阵阵噗啦啦地往另一头飞去。乐此不疲,直到大人们喊“吃夜饭了”才罢手。

鸦雀的巢也常常遭我们的“毒手”。我们会拿一根很长的竹竿用力去捅,然后捡起落在地上的枯枝做柴火。看到这时鸦雀急得团团转地飞、叽喳喳地叫,我们就特高兴。后来鸦雀变得聪明了,把巢筑得高高的,任我们站在板凳上也够不着,但这时的鸦雀仍不放心地在树林里的上头飞着叫着,像在哀求我们,又像在吓唬我们,但我们不会理它。

对于大人们来说,竹林不只是有趣,竹林的存在使他们练就了一样独特的技能,而且是农村里非常有用的技能。这就是做篾货。

那个时代篾货是家家必备的重要家具和农具。

我们家乡出产的竹子叫乌竹,长着青黑色的竹皮,比毛竹更细更柔软,比水竹粗便于起篾。这就决定了它最适合编制各种东西。

篾货种类太多了,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提篮、箩筐、秧篓、篼箕、簸箕、棉花篮,鱼笼、筛子、筲箕、斗笠、黄鳝笼等等,我们家里随处可见。光是篮子就有不同的式样,圆的、长的、扁的、板篮、棱花篮、六角花篮、丝篾篮……还有一些至今也叫不出名字。

做篾货的基本功就是起篾,老家人叫劈篾,篾劈得好才能做出上好的篾货。我的堂兄建迎哥是劈篾的高手,他可以从薄薄的青篾上劈出一层又一层的黄篾片,那篾片又柔又薄,均匀滑溜。编出的篾货轻巧光亮,是村子里妇人艳羡的宝贝,婶婶、嫂子或姐姐用它装着衣物到屋前池塘里去洗,放在岸上特有面子。建迎哥也不小气,只要有时间,求他的人总会得到一件喜爱的篾货,他不要任何回报。

父亲更有一门手艺,会用竹子扎制一些特别的东西,比如龙头、风筝、白鹤、竹蜻蜓、老鼠夹子、黄鳝夹子、囤谷子的谷仓等。就说扎龙头吧,每年端午参加划船比赛的村子都要一个,父亲要忙好几天才能满足乡亲们的需求。这种竹子扎的龙头,插在龙舟前面,披上红绸,在湖面上急速穿行,迎风招展潇洒飘逸,很是好看。

捕鱼的笼有时我们自己都能做,难度不大,只有那个关键的笼须才请大人帮忙,这个笼须的篾要软硬适中,要做得疏密恰当,不然鱼不会进去或进去了也关不住。

我们将做好的笼埋在水沟里,在上面盖一些青草,那些上水的鱼在春水的诱惑下拼命地往前游,就稀里糊涂钻进笼里,等它发觉了已经无力回天,笼须让它只能进不能出,只好成为我们家里的一餐美味。

如果有玩得好的伙伴,我们会很豪气地将只用过一两次的鱼笼送给他,自己又重新做一个,然后一起张(土话把用笼捕鱼叫做张)鱼去,湖边或是塘埂上便出现浩荡的捕鱼队伍。

这些大约是50年前的事了。那个竹林就坐落在茶岭村的兆琏埂上,兆琏是我爷爷的名字。2020年,整治村容村貌,把这片竹林铲除了,樟树也砍了,植上了草皮,草皮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邓立群)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吴雪倩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