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九江丨(散文苑)都天巷末

2021-03-18 19:28:00   长江周刊
浏览量 16057

都天巷末

■钟远祺

我出生在素有“屈贾之乡”之称的星城,幼时随家人来到“三江环绕,匡庐在上”的浔城。不知不觉,在这南方小城的巷子里生活了十余年,这里也成为我的第二故乡。

都天巷,南起浔城旧时最繁华的步行街大中路,向北走到尽头便能吹到长江刮来的风,全长不超过500米,离周瑜曾住过的都督府、宋江题诗的浔阳楼步行都不过十分钟的距离,相传“都天”一名起源于巷内曾有的庙宇之名,如今已不可考。顺着牌匾,从巷口走进,两侧的房子不高,陈旧的住宅排列得整整齐齐,向内望去,早餐、烤鱼、油炸、水果、理发等商铺一应俱全,每家门头不同颜色的招牌交相呼应。小店还养着猫猫狗狗,拥挤的窄巷,它们也毫不在意路边来往的行人,若是赶上连绵阴雨的冬日里恰巧那么一天出太阳,便霸道地躺在马路牙子上心仪的地盘,毫不客气地眯着眼。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巷子里穿来走去,中年人大多是急急忙忙提着东西,老年人或独行或牵着小孩慢悠悠地走过,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勾肩搭背地嬉笑打闹。从巷口包子铺蒸笼里带着谷物香气的薄雾到傍晚中学生在开了十多年的油炸店门口掺着辣椒味的油烟,从早到晚,都天巷里的气味总是闹哄哄的,人也总是拥挤着,夹杂着南方小城火热的生活气息,颇有种本地方言里的嘈杂意味。

沿着这条小巷走到尽头,深灰色油漆包裹着的一片旧房子就是我家住的那块地方。家住七楼,从书房窗户向外远眺便是长江。只看看江是远远不够的,我更喜欢去江边走走。这个时节正是冬季潮退的时节,江滩便能显露出来,在上面慢慢地走过,会在细软潮湿的沙石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而到了夏天,江边又是另一副模样,晚饭过后,吹吹晚风也是不错的享受。偶尔运气好的时候,抬头便见到粉色、橙色、黄色、带着一丝血红的天空,染得都忘记水墨画的意境在于留白。云朵占据着每一块天空,偏偏滚烫地裹挟着所有夏天的气息,如夏季的江水一般,勇敢而又热烈着。每当此时,不仅是天有颜色染红了水,更是水有情感汇成了天。要是嫌在岸上看不真切,可以下到江旁边去,穿着凉拖的脚轻轻触碰水面,才能感受到它的魅力。靠得近了,江水夹杂着鱼腥味扑面而来,在堤上行走更是要小心的事,表面平静的江水内里总是汹涌无比。抬头回望,江岸边耸立着像卫兵般伟岸的堤坝反面却绘满了属于青春的喷绘,“我爱你”三个大字醒目张扬,一面墙上密密麻麻的,记满了名字,在江水里倒映着,仿佛是穿越时空的永恒里铭刻着只属于你我的一瞬。

从小到大,我的许多情绪都留在了这里,委屈难过、青涩懵懂、属于时光的印记都还好好保留着,等待着被江风吹醒。在江边走过,总会让我有种“滚滚长江东逝水”的豪迈之感。生活中的许多情绪随着江水的来去而化解,对于这不变的来说,自我情绪的琐碎纠结显得太过渺小,不必执着于眼前,潇洒一些也未尝不可。岁月流逝,而江水依旧滚滚而去,伴着青春的浪潮,每个人都像是独行的一叶扁舟,我亦是如此。从都天巷末驶出的小船,走走停停,时急时徐,不停追寻着属于我的问题,或许并没有答案,同样地,也不需要结局。大抵孤身在外的游子也总该有个想家的时候,想起我的小时候,流离莽撞总多于平顺安稳,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思念哪里才能称之为想家。有时候会想起长沙的塑料普通话味,有时候会想起浔城小巷里的烟火气,落于心底的总是巷末尽头的那一摊江水,生生不息的长河辉映着岁月的深浅,源于高山,奔流入海,她包容着我,我感受着她,化作缓缓流淌的水声。

生我的家乡长沙流淌的是湘江水,家门口流淌的是长江水,环抱着此刻所处苏城的是京杭大运河,若天下的水总归一源,想家的时候,无论是哪一处水舀一杯喝下去,也当真是尽情了。

那不如,晚来天欲雪,共饮长江水吧!

周刊邮箱:jjrbcjzk@163.com

主编热线:13507060696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魏菲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