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九江 | (拾遗)东林寺“虎溪桥”碑源自太平宫?

2021-02-22 21:10:00   长江周刊
浏览量 15826

东林寺“虎溪桥”碑源自太平宫?

■ 曾亮亮



东林寺为庐山三大名寺之一,是佛教净土宗的发源地,东晋太元九年(384)江州刺史桓伊为慧远大师所创建。寺正门前有溪流名虎溪,溪上跨桥曰虎溪桥,桥头有三笑亭和“虎溪桥”三隶字古碑,这些景致与“虎溪三笑”的故事有关。

几年前,笔者因工作原因初遇此碑,发现碑两面均刻有字。一面刻有明代天启年间《古志千工官塘碑序》,碑面平整光滑,然而部分文字已模糊不清;另一面镌刻有民国鄱阳徐迺武书“虎溪桥”三大隶字,表面呈鳞状凹凸纹,由年代先后及碑面光洁程度,可以推断碑光滑的一面当为原碑的正面,而粗糙的一面为背面。为辨识碑上模糊字迹,笔者到虎溪桥多次,基本理出了一篇较完整的序文。日前看到浔阳晚报刊登了王耀洲先生撰写《东林寺虎溪桥碑石之谜》一文,对照原碑文,笔者发现王老先生对该碑的来源以及古千工塘位置的考查均存不足之处,遂书文与王先生商榷。

碑正面所刻的千工塘序文中记载有塘的四界址,即东到“陈丘政山”,南到“坡狮墩山”,北到“木头岭山”,西到“刘宅”。四址本可作为判定地理位置的重要依据,可惜四个古地名都未沿用至今,为今人所不识,又未记载于志书,加之年代久远,迄今难以核实,有待继续查证。碑高184厘米,宽99.5厘米,可能因其形制高大,难以搬挪,人们都会认为此碑石材即源于东林寺内。王耀洲先生也认为“他们就到东林寺找到了‘阿弥陀佛’四个大字之一的佛字碑石,用来刻此序文。”

笔者查阅明清时期各种版本的《九江府志》《德化县志》,发现对千工塘的记载大都寥寥数语,且大略相同。如明代嘉靖朝冯曾、姜辂修《九江府志》水利卷记载:“白鹤乡千工塘 灌田数顷。”清代同治朝达春布修、黄凤楼等纂《九江府志》地理水利卷记有“千工堰……以上白鹤乡。”清同治朝陈鼒修、黄凤楼等纂《德化县志》地理水利卷记云“千工塘 灌田数顷……以上白鹤乡。”碑文《古志千工官塘碑序》虽刻于明天启四年(1624),但明嘉靖《九江府志》就有了“千工塘”的记载,碑文中也有“千工官塘一口,灌溉军民田亩,自古有年矣”之语,由此可知千工塘的开凿或远早于嘉靖朝。于是扩大相关记录的查阅,庆幸在清代康熙朝江殷道修、张秉铉纂《九江府志》水利卷,找到了一条“虎溪桥”古碑来源的有力的证据,该府志记录了“白鹤乡千工塘,灌田数顷,天启四年立碑在太平宫内”这样一段话。因清代康熙朝离晚明天启朝甚近,虽历明清两个朝代更迭,只隔四十年左右,故康熙朝《九江府志》对千工塘记载特详,此句“天启四年立碑在太平宫内”,时间刚好吻合碑上所刻“天启四年岁次甲子仲秋月吉旦”,所言当属同一碑无疑,最重要的是碑“在太平宫内”,基本否定了王先生文中碑立东林寺的说法。

碑的反面所刻“虎溪桥”三隶字为徐迺武所书。一碑两用在民国时期较为常见,或许是碑材难得,也或许是经济因素。徐迺武,江西鄱阳人,书法家、篆刻家,一生研究书法,工诗词古文,篆隶真行皆精,尤以汉碑见称于世。民国三十七年三月被提名为民主社会党鄱阳县委员会成员,并任主任委员。徐迺武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书《庐山东林寺三笑堂记》,整篇隶文极为俊秀。“虎溪桥”三隶字虽未勒年款,应书于同一时期。这块巨碑是在何时被从太平宫搬运至东林寺,我们已经无法准确得知,可能当事人为刻“虎溪桥”三个擘窠大字,即在1935年从太平宫收集而来。

王先生对千工古塘的位置也做出了推断,认为“白鹤乡千工古塘即今柴桑区岷山乡花盘村花盘水库”,不知其依据出于何处。今岷山乡花盘村旧属德化县甘泉乡,距离白鹤乡及太平宫均甚远。而太平宫地旧属德化县白鹤乡,是古代著名道场。太平兴国宫极盛于唐宋,后代遂屡有兴建,然而再无旧制,甚至其颓圮的钟楼和鼓楼,都早已被当地的百姓演绎为“婆媳塔”。太平宫且当驿道,为公共场所,碑立宫中,有广而告之的意义,因此基本可以断定千工塘在太平宫附近。

根据古碑文德内容(全文附于后),可以获知基本史实。明朝隆庆三年(1569),大水冲毁千工官塘堤,德化县(今九江)豪绅刘某霸占千工塘,变塘为田,断绝附近白鹤乡民灌溉水源。以致碑文上记载的白鹤乡20姓56个乡民代表联合状告刘豪强。从隆庆三年(1569)到天启二年(1622),这场水利官司持续达53年,反映晚明政治之腐败,也见豪绅刘某背景之强大。白鹤乡乡民与刘某抗日持久的水利官司,估计逐层上告,从德化县衙始,经九江府,上至省巡按,最终在钦差巡按江西监察御史汪爷、钦差镇守饶南九按察司副使陆梦龙、九江府知府周诗、德化县知县萧上达联合督办下,才获胜利。

官司的胜诉离不开刚正不阿、察民疾苦的巡按,那汪姓巡按会是谁呢,序文未曾言及汪氏具体姓名。天启朝(1621-1627)只历七年,光绪朝《江西通志》记天启年间汪姓江西巡按唯有汪泗论一人,通志有传载:“汪泗论,字自鲁,南直隶休宁人,万历三十八年进士,天启中以御史巡按江西,敦重持大体,奸宄肃然。……”《明史•汪泗论传》记载:“汪泗论,字自鲁,休宁人。万历三十八年进士。巡按江西,敦重持大体,奸宄肃然。”黄道周撰《太仆寺少卿石莲汪先生墓志铭》即汪泗论墓志云:“持斧出江西,期月周行十三郡,往复二千里。典文武二闱。所察群吏,惠苍生,施及宗室者,不可枚举。”“及按江西时,疏释郡守钱若赓狱,天下心义之也。”诚如墓志所言,汪泗论在御史任上,明察秋毫、勤政廉明,不辞劳苦,一年走遍江西十三府,上疏解救临江知府钱若赓,对解决长达三十七年的冤案起了促进作用。九江千工官塘之讼虽未载于汪氏墓志,但也是其宦途事迹的有益补充。

千工官塘碑序记载了九江地方明代晚期重要的水利史和社会史。太平宫的古迹已荡然无存,千工塘碑从太平宫流落到东林寺是不幸中的万幸。由于东林寺的建设,这块古碑已被多次移动,希望文物部门能够对这块近400年的古碑做出文物鉴定,采取适当的保护措施,不致被雨淋日晒,使其保存更为长久。



周刊邮箱:jjrbcjzk@163.com

主编热线:13507060696



版权声明

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jjcbw.com)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责任编辑:吴雪倩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