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房”炒来一间牢房

2021-02-25 09:23:59   
浏览量 26503

“我对自己所犯的罪行表示深深地悔恨,给组织、给公司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我愿意为此接受惩罚……”法庭上,一名房地产国企“老总”对自己的受贿行为后悔不已。



  这名国企“老总”叫宁愿,原系嘉兴发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嘉兴铁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总经理。2019年8月1日,根据浙江省监委、嘉兴市监委指定管辖,接受嘉兴市秀洲区监委监察调查。


图片

庭审现场


经查,2014年至2017年,宁愿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要他人贿赂,犯罪金额达527万余元。2019年12月,宁愿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收缴违纪所得;同日,宁愿受到行政开除处分。2020年7月3日,嘉兴市秀洲区人民法院宣判,宁愿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80万元;扣押在案的贿赂款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第一次“伸手”,自认为是“孝顺”

  1982年出生于安徽农村的宁愿,从小立志成才。2000年,宁愿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某工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毕业后,顺利入职浙江发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2010年,年仅28岁的宁愿,作为公司“中层干部中的佼佼者”被派往嘉兴,先后担任嘉兴发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主持工作)、总经理。初到嘉兴的宁愿,结识了个体装修老板吴某,并且关系日益密切。2014年,宁愿想办法让吴某承接了公司在秀洲区正开发建设的某小区电梯厅公共部分装修工程,工程量200多万元。对此,吴某十分感激。当年底,吴某送给宁愿10万元表示感谢。


图片

“想起我妹妹在杭州很缺钱,我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收下。当时,我母亲看到我妹妹急用的钱有着落了,很高兴。”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堕落和腐败就会势如破竹。自认为“孝顺”的宁愿在宽慰自己、寻得心理安慰的同时,进一步敞开了贪欲大门,他从“犹豫收受”贿赂转变为寻取“利润分成”。


  2015年,宁愿绕开集团公司的监管,找到公司在南湖区开发的在建住宅项目工程总承包方,让同学、发小张某(另案处理)作“代言人”,自己幕后操作,与土方开挖承包人唐某合作土方开挖工程,并达成利润“五五开”的“合作协议”。这样,宁愿又获得“利润分成”60万元。


楼市里"疯狂捞金",为敛财他如此"炒房"


  2017年,是宁愿受贿最疯狂的一年。他受贿金额中的90%,都是在这一年里获得的。


  这一年,嘉兴楼市异常火爆,公司在南湖区开发的这一住宅项目价格快速上涨,造成该项目第19号楼每平方米备案价比市场价低出几千元。宁愿第一时间从中闻到了“商机”,将其中20余套房源销售权、更名权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


  此时,嘉兴某房产营销策划公司经理人王某走进了宁愿的视线。为获得房源,2017年3月的一个晚上,王某约宁愿到茶楼谈“合作协议”。王某提出让宁愿将部分房源交给她,加价放到市场去销售,所获利润“五五开”。临别时,王某将表面装有两盒茶叶、底下装有50万元现金的纸拎袋给了宁愿。


  “这一刻,对我的冲击太大了,我知道这些钱是不能收的,心里很挣扎,但是无法抵挡这巨大的诱惑。”当晚,宁愿开着车子,在嘉兴市区道路漫无目的地兜了几圈,但最终还是决定把这钱收下。“这些都是我‘炒房’赚的钱”,他这样告诉发小张某并让他保管,也这样告诉自己。


  此后3个月间,宁愿将7套房源逐步交给王某销售,利润对半分。到最后一套房源时,宁愿提出:“‘七三开’,我七你三。”王某觉得宁愿“胃口越来越大”,但也只能同意。终共获利400余万元,王某将其中206万元交给了宁愿。


  “过载者沉其舟,欲胜者杀其身。”宁愿不仅未对自己的物欲加以控制,反而越走越远。工程老板赵某便是宁愿楼市里“捞金”的另外一枚棋子,赵某资金雄厚,可苦于买不到房子,宁愿让赵某购买自己公司的房子,获利“五五开”。这样赵某顺利购得2套住宅和1套大商铺。2018年5月,赵某将卖掉其中一套住宅所得全部利润137万元给了宁愿。


巡视中“风险评估”,签假协议“打补丁”


  “治官事则不营私家,在公家则不言利。”“脑子活络”的宁愿不这么想。在嘉兴房地产行业人称“宁老大”的宁愿,充分利用房地产国企老总的地位、影响,与他人合作办临时码头、合办公司开发楼盘的幼儿园、投资他人房产项目……


  “宁愿在和企业老板、政府官员打交道的过程中,慢慢地忘了自己的国企党员干部身份,把自己等同于普通的私营企业老板。”办案人员介绍说。


  2014年,怀揣“做家族年青一代‘领头羊’”梦想的宁愿,注册了一家仓储公司,承包了一个航道货运码头,让自己的父亲、表弟、张某等人都一起来嘉兴发展,让他们过上优越的生活。


  2016年初,宁愿别墅需要装修,吴某自告奋勇免费服务。“反正给他做工程也赚了不少”,宁愿心里这样考量后答应了。2018年,省委巡视组对嘉兴铁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级集团公司进行巡视。此时的宁愿害怕出事情,火速约见吴某并签订一个码头投资协议书,双方约定由吴某租用宁愿的码头,把免除的50万元装修款写成码头租赁费。过了一段时间,觉得风平浪静的宁愿把这份假协议烧了。


  在为装修费“打补丁”的同时,宁愿内心“风险评估”了一下,劳务工程老板韩某的5万元“感谢费”也让他很没有安全感。2015年,宁愿为韩某承接南湖区某住宅小区土建项目中的部分劳务工程提供帮助。为感谢宁愿,并希望以后继续得到关照,韩某送给宁愿5万元,宁愿稍作推脱后收下了。事后,宁愿担心这件事情被巡视巡察发现,便把这5万元现金退给了韩某。


图片

从年轻有为的房地产国企“老总”沦为身败名裂的阶下囚,宁愿案教训是深刻的。正如他自己在悔过书中所写的:“现实生活不是下棋对弈,可以悔棋;也不是电脑,可以重启。”如今,他只能在冰冷的铁窗里慢慢吞咽自己酿下的苦酒,用痛失自由的代价为自己赎罪。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责任编辑:魏菲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